诚周刊|杨振宁为什么赞邓稼先“忠诚纯正”?
2018-05-10 17:01  薛城绿城诚园 本埠第四事业部

《诚周刊》绿城枣庄诚园公众号微信推文
《诚周刊》绿城枣庄诚园公众号微信推文
《诚周刊》绿城枣庄诚园公众号微信推文
《诚周刊》绿城枣庄诚园公众号微信推文
绿城枣庄诚园公众号微信推文
绿城枣庄诚园公众号微信推文


(以上为纯文案)
 

诚周刊2号
 

杨振宁为什么赞邓稼先“忠诚纯正”?

 

敏感的问题

 
“听说中国原子弹研究的专家中有美国人,是吗?”
 
邓稼先犯难了。老友杨振宁的这个问题着实让他犯难了。如果说“不清楚”,那就是向朋友撒谎,有乖“坦诚相待,肝胆相照”的交友之道;如果照实说了,那就是泄露国家机密,不忠于国家——此时是1971年,距中国实验原子弹、氢弹成功还不到10年,相关的内容都属于国家机密,泄露给普通人已绝不可能,何况这时杨振宁这次来华探亲还揣着美国公民的护照。
 
邓稼先虽然素知老友的光明磊落和科学无国界,但此时心中也不免泛起一丝惶惑。他把充满科学家式审慎的目光投向杨振宁。
 
见面就问这么敏感的问题。老朋友到底是什么意思?
 

委婉的问候

 
杨振宁别无他意。
 
别来无恙。美国一别,一晃20年过去,眼前的这个成熟稳健的中年男子真的就是当初的那个意气风发的小伙子吗?
 
和邓稼先两手紧握,彼此凝视对方良久,杨振宁难掩久别重逢的激动。20年过去了,岁月变迁,世事沧桑,所幸故人还在,赤心依然。
 
此外,两人这么多年来虽然天各一方,倒也在各自工作生活的土地上有所建树,说来要算是另一大幸事了。杨振宁已经于14年前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邓稼先虽然在国际上不那么出名,但也已经确立了其在中国国内物理学界独当一面的地位——那时,,邓稼先还没有因为“两弹元勋”的工作蜚声国际。
 
而杨振宁恰恰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他想知道他的这个学弟究竟有没有参与原子弹的研究工作。单纯地感兴趣,无关政治,纯属友谊,就像我们每个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急不可耐地要告诉最好的朋友那样,同时也希望好朋友有什么好事告诉自己一样。
 
两个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杨振宁的诺贝尔奖。邓稼先对学长表示了由衷的钦佩之情。
 
我的事情你都知道,你的事情我也该了解了解。杨振宁觉得问题的时机到了。
 
杨振宁从国内建设切入,然后自然而然地切到了原子弹,然后他觉得“你参加了原子弹的研究”这个问题太直接,不太好。
 
 “听说中国原子弹研究的专家中有美国人,是吗?”
 
杨振宁委婉地问道,眼睛里闪着明亮而热情的光。
 

两全的答案

 
这是一种单纯的求知之光,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杨振宁,还是20多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邻家大哥。
 
邓稼先为自己刚才的起疑有些不好意思。以前他们之间可是无所不谈啊。
 
他们俩从小就是好哥们。父母都是清华大学的老师,两个小孩子作为家属又都住在清华园,然后小时在同一块地盘玩,稍大在同一所学校读书,从中学到大学,最后又同在美国留学,并且都学习理论物理学,搞原子核物理研究……直到1951年邓稼先回国。
 
现在,杨振宁也回国了。两个人之间已不能如曾经那样无所不谈。
 
左边是个人感情,容不得欺骗;右边是国家大义,又岂能抛掷?
 
邓稼先是个聪明人。他理理思绪,给出了一个既不欺友、又不泄密的两全答案。
 
“我以后再告诉你吧!”
 

敬爱的挚友

 
几天后,邓稼先如实地回答了杨振宁的问题。不像今天“我以后再……”几乎等同于敷衍,邓稼先言出必行。
 
而这个回答是在请示了周恩来总理并得到批准之后做出的。至于问题的答案是什么,或者说邓稼先究竟是怎么回答的,很遗憾,这里无法做出解答,因为这里我们无从知道——这是国家机密,也是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多年以后,1986年,邓稼先病逝,杨振宁为失去这样一位好朋友而十分悲痛,他在从美国发来的电报中说:“稼先为人忠诚纯正,是我最敬爱的挚友。”
 
当杨振宁写下这句话的时候,他很可能眼前浮现了15年前的那一幕。细味杨振宁的电报,邓稼先小杨振宁2岁,而得杨以“敬爱”相称,可知这份“敬爱”的分量,而同样如信所见,这份敬爱自然来源于邓稼先的“忠诚纯正”——无论是对待国家还是朋友,都以诚为本,邓稼先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敬爱的挚友”。

 
(本埠广告2018互动代理作品:绿城枣庄诚园)
 

次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