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冶》全文|园说、相地、立基
2015-08-09 19:07  园冶 计成

中国园林名著《园冶》计成全文

中国园林名著《园冶》计成全文
 

自序

不佞少以绘名, 性好搜奇,最喜关仝、荆浩笔意,每宗之。游燕及楚,中岁归吴(江苏),择居润州。环润皆佳山水,润之好事者,取石巧者置竹木间为假山;予偶观之,为发一笑。或问日:「何笑?」予曰:「世所闻有真斯有假,胡不假真山形,而假迎勾芒者之拳磊乎?」或曰「君能之乎?」遂偶为成「壁」,靓观者俱称:「俨然佳山也」;遂播闻於远近。适晋陵方伯吴又予公开而招之。公得基於城东,乃元朝温相故园,仅十五亩。公示予曰:「斯十亩为宅,余五亩,可效司马温公『独乐』制。」予观其基形最高,而穷其源最深,乔木参天,虬枝拂地。予曰:「此制不第宜掇石而高,且宜搜土而下,合乔木参差山腰,蟠根嵌石,宛若画意;依水而上,构亭台错落池面,篆壑飞廊,想出意外。」落成,公喜曰:「从进而出,计步仅四里,自得谓江南之胜,惟吾独收矣。」别有小筑,片山斗室,予胸中所蕴奇,亦觉发抒略尽,益复自喜。时汪士衡中翰,言於銮江西筑,似为合志,兴又予公所构,并骋南北江焉。暇草式所制,名《园牧》尔。姑孰曹元甫先生游於兹,主人皆予盘桓信宿。先生称赞不已,以为荆关之绘也,何能成于笔底?予遂出其式视先生。先生曰:「斯千古为文件者,何以云『牧』?斯乃君之开关,改之曰『冶』可矣。」崇祯辛未知秋杪否道人暇於扈冶堂中题。

中国园林名著《园冶》计成全文

中国园林名著《园冶》计成全文
 
卷一

 

兴造论

世之兴造,专主鸠匠,独不闻三分匠、七分主人之谚乎?非主人也,能主之人也。古公输巧,陆云精艺,其人岂执斧斤者哉?若匠惟雕镂是巧,排架是精,一架一柱,定不可移,俗以「无窍之人」呼之,其确也。故凡造作,必先想地立基,然後定期间进,量其广狭,随曲合方,是在主者,能妙於得体合宜,未可拘牵。假如基地偏缺,邻嵌何必欲求其齐,其屋架何必拘三、五间,为进多少?半间一厂,自然雅称,斯所谓「主人之七分」也。第园筑之主,犹须什九,而用匠什一,何也?园林巧於因界,精在体宜,愈非匠作可为,亦非主人所能自主义;需求得人,当要节用。因者:随基势高下,体形之端正,碍木删桠,泉流石注,互相借资;宜亭斯亭,宜榭斯树,不妨偏径,顿置婉转,斯谓「精而合宜」者也。借者:园虽别内外,得景则无拘远近,晴峦耸秀,绀宇凌空;极目所至,俗则屏之,嘉则收之,不分町畽,尽为烟景,斯所谓「巧而得体」者也。体宜因借,匪得其人,兼之惜费,则前工并弃,既有後起之输、云,何传於世?予亦恐浸失其源,聊绘式於後,为好事者公焉。
 

园说

凡结林园,无分村郭,地偏为胜,开林择剪蓬蒿;景到随机,在涧共修兰芷。径缘三益,业拟千秋,围墙隐约於萝间,架屋蜿蜒於木末。山楼远,纵目皆然;竹坞寻幽,醉心既是。轩楹高爽,窗户虚邻;纳千顷汪洋,收四时之烂缦。梧阴匝地,槐荫当庭;插柳沿提,栽梅绕屋;结茅竹里,浚一派之长源;障锦山屏,列千寻耸翠,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刹宇隐环窗,彷佛片图小李;岩峦堆劈石,参差壁大疑。萧寺可以卜邻,梵音到耳;远峰偏宜借景,秀色堪餐。紫气青霞,鹤声送来枕上;白苹红蓼,鸥盟同结矶边。看山上个篮舆,问水拖条枥杖;斜飞碟雉,横跨长虹;不羡摩诘辋川,何数季伦金谷。一湾仅於消夏,百亩岂为藏春;养鹿堪游,种鱼可捕。凉亭浮白,冰调竹树风生;暖阁偎红,雪煮炉铛涛沸。渴吻消尽,烦顿开除。夜雨芭蕉,似杂鲛人之泣泪;晓风杨柳,若翻蛮女之纤腰。移竹当窗,分梨为院;溶溶月色,瑟瑟风声;静扰一榻琴书,动涵半轮秋水。清气觉来几席,凡尘顿远襟怀;窗牖无拘,随宜合用;栏杆信画,因境而成。制式新番,裁除旧套;大观不足,小筑允宜。
 

一、相地

园基不拘方向,地势自有高低;涉门成趣,得景随形,或傍山林,欲通河沼。探奇近郭,远来往之通衢;选胜落村,藉参差之深树。村庄眺野,城市便家。新筑易乎开基,只可栽杨移竹;旧园妙於翻造,自然古木繁花。如方如圆,似偏似曲;如长弯而环璧,似偏阔以铺云。高方欲就亭台,低凹可开池沼;卜筑贵从水面,立基先究源头,疏源之去由,察水之来历。临溪越地,虚阁堪支;来巷借天,浮廊可度。倘嵌他人之胜,有一线相通,非为间绝,借景偏宜;若对邻氏之花,馋几分消息;可以招呼,收春无尽。架桥通隔水,别馆堪图;聚石叠围墙,居山可拟。多年树木,碍筑檐垣;让一步可以立根,斫数桠不妨封顶。斯谓雕栋飞楹构易,荫槐挺玉成难。相地合宜,构园得体。

(一)、山林地

园地为山林胜,有高有凹,有曲有深,有峻而悬,有平而坦,自成天然之趣,不烦人事之工。入奥疏源,就低凿水,搜土开其穴麓,培山接以房廊。杂树参天,楼阁碍云霞而出没;繁花覆地,亭台突池沼而参差。绝涧安其梁,飞岩假其栈;闲闲即景,寂寂探春。好鸟要明,群麋偕侣。槛逗几番花信,门湾一带溪流,竹里通幽,松寮隐僻,送涛声而郁郁,起鹤舞而翩翩。阶前自扫雪,岭上谁锄月。千峦环翠,万壑流青。欲藉陶舆,何缘谢屐。

(二)、城市地

市井不可园也;如园之,必向幽偏可筑,邻虽近俗,门掩无哗。开径逶迤,竹木遥飞叠雉;临濠蜒蜿蜒,柴荆横引长红,院广堪梧,提湾宜柳,别难成野,兹易为林。架屋随基,浚水坚之石麓;安亭得景,莳花以春风。虚阁荫桐,清池涵月;洗出千家烟雨,移将四壁图书。素人镜中飞练;青来郭外环屏。芍药宜栏,蔷薇未架;不妨凭石,最厌编屏;束久重修,安垂不朽?片山多致,寸石生情;窗虚蕉影玲珑,岩曲松根盘礴。足微市隐犹胜巢居,能为闹处寻幽,胡舍近方图远;得闲即诣随兴携游。

(三)、村庄地 

古之乐田园者,居田亩之中;今耽丘壑者,选村庄之胜,团团篱落,处处桑麻;凿水为濠,挑堤种柳;门楼知稼,廊庑连云连芸。约十亩之基,须开池者三,曲折有情,疏源正可;余七分之地,为叠土者四,高卑无论,栽竹相宜。堂需绿野犹开,花隐重门若掩。掇石磨知山假,到桥若谓津通。桃李成蹊;楼薹入画。围墙编棘,窦留山犬迎人;曲径绕篱,苔破家童扫叶。秋老蜂房未割;西成鹤凛先支。安闲莫管稻梁谋,酤酒不辞风雪陆;归林得志,老囿有余。

(四)、郊野地 

郊野择地,依乎平冈曲坞,叠陇乔林,水浚通源,桥横跨水,去城不数里,而往来可以任意,若为快也。谅地势之崎岖,得基局之大小;围知版筑,构拟习池。开荒欲引长流,摘景全留杂树。搜根惧水,理顽石而堪支;引蔓通津,缘飞而可度。风生寒峭,溪湾柳间栽桃;月隐清微,屋绕梅余种竹;似多幽趣,更入深情。两三间曲尽春藏,一二处堪为暑避,隔林鸠唤雨,断岸马嘶风;花落呼童,竹深留客;任看主人何必问,还要姓氏不须题。需陈风月清音,休犯山林罪过。韵人安亵,俗笔偏涂。

(五)、傍宅地 

宅傍与後有隙地可葺园,不第便於乐闲,斯谓护宅之佳境也。开池浚壑,理石挑山,设门有待来宾,留径可通尔(迩)室。竹修林茂,柳暗花明;五亩何拘,且效温公之独乐;四时不谢,宜偕小玉以同游。日竟花朝,宵分月夕,家庭侍酒,须开锦幛之藏;客集徵诗,量罚金谷之数。多方题咏,薄有洞天;常余半榻琴书,不尽数竿烟雨。涧户若为止静,家山何必求深;宅遗谢眺之高风,岭划孙登之长啸。探梅虚蹇,煮雪当姬,轻身尚寄玄黄,具眼胡分青白。固作千年事,宁知百岁人;足矣乐闲,悠然护宅。

(六)、江湖地 

江干湖畔,深柳疏芦之际,略成小筑,足微大观也。悠悠烟水,澹澹云山,泛泛鱼舟,闲闲鸥鸟,漏层阴而藏阁,迎先月以登台。拍起云流,觞飞霞伫,何如 岭,堪偕子晋吹箫?欲拟瑶池,若待穆王待宴。寻闲是福,知享既仙。
 

二、立基 

凡园圃立基,定厅堂为主。先乎取景,妙在朝南,倘有乔木数株,仅就中庭一二。筑垣须广,空地多存,任意为持,听从排布;择成馆舍,余构亭台;格式随宜,栽培得致。选向非拘宅相,安门须合厅方。开土堆山,沿池驳岸;曲曲一湾柳月,濯魄清波;遥遥十里荷风,递香幽室。编篱种菊,因之陶令当年;锄岭栽梅,可并庾公故迹。寻幽移竹,对景莳花;桃李不言,似通津信;池塘倒影,拟人鲛宫。一派涵秋,重阴结夏;疏水若为无尽,断处通桥;开林须酌有因,按时架屋。房廊蜒蜿,楼阁崔巍,动「江流天地外」之情,合「山色有无中」之句。适兴平芜眺远,壮观乔岳瞻遥;高阜可培,低方宜挖。

(一)、厅堂基 

厅堂立基,古以五间三间为率;须量地广窄,四间亦可,四间半亦可,再不能展舒,三间半亦可。深奥曲折,通前达後,全在斯半间中,生出幻境也。凡立园林,必当如式。

(二)、楼阁基

楼阁之基,依次序定在厅堂之後,何不立半山半水之间,有二层三层之说?下望上是楼,山半拟为平屋,更上一层,可穷千里目也

(三)、门楼基

园林屋宇,虽无方向,惟门楼基,要依厅堂方向,合宜则立。

(四)、书房基

书房之基,立於园林者,无拘内外,择偏僻处,随便通园,令游人莫知有此。内构斋、馆、房、室,借外景,自然幽雅,深得山林之趣。如另筑,先相基形:方、圆、长、扁、广、阔、曲、狭,势如前厅堂基余半间中,自然深奥。或楼或屋,或廊或榭,按基形式,临机应变而立。

(五)、亭榭基

花间隐榭,水际安亭,斯园林而得致者。惟榭只隐花间,亭胡拘水际,通泉竹里,按景山颠,或翠筠茂密之阿;苍松蟠郁之麓;或借濠濮之上,入想观鱼;倘支沧浪之中,非歌濯足。亭安有式,基立无凭。

(六)、廊房基

廊基未立,地局先留,或余屋之前後,渐通林许。蹑山腰,落水面,任高低曲折,自然断续蜿蜒,员林中不可少斯一断境界。

(七)、假山基

假山之基,约大半在水中立起。先量顶之高大,缠定基之浅深。缀石须知占天,围土然占地,最忌居中,更宜散漫。
 

三、屋宇 

凡家宅住房,五间三间,循次第而造;惟园林书屋,一室半室,按时景为情。方向随宜,鸠工合见;家居必论,野筑惟因。随厅堂俱一般,近台榭有别致。前添敞卷,後进余轩;必有重椽,须支草架;高低依制,左右分为。当檐最碍两厢,庭除恐窄;落步但加重庑,阶砌犹深。升拱不让雕鸾,门枕胡为镂鼓;时遵雅朴,古摘端方。画彩虽佳,木色加之青绿;雕镂易俗,花空嵌以仙禽。长廊一带回旋,在竖柱之初,妙於变幻;小屋数椽委曲,究安门之当,理及精微。奇亭巧榭,构分红紫之丛;层阁重楼, 出云霄之上;隐现无穷之态,招摇不尽之春。槛外行云,镜中流水,洗山色之不去,送鹤声之自来。境仿瀛壶,天然图画,意尽林泉之癖,乐余园圃之间。一鉴能为,千秋不朽。堂占太史;亭问草玄,非及云艺之台楼,且操般门之斤斧。探其合志智,常套俱柴。

(一)、门楼 

门上起楼,象城堞有楼以壮观也。无楼亦呼之。

(二)、堂

古者之堂,自半已前,虚之为堂。堂者,当也。谓当正向阳之屋,以取堂堂高显之义。

(三)、斋

斋较堂,惟气藏而致敛,盖藏修密处之地,故式不宜敞显。

(四)、室

古云,自半已前(後),实为室。《尚书》有「壤室」,《左传》有「窟室」,《文选》载:「旋室 娟以窈窕」指「曲室」也。

(五)、房

《释名》云:房者,防也。防密内外以寝闼也。

(六)、馆

散寄之居,曰「馆」,可以通别居者。今书房亦称「馆」,客舍为「假馆」。

(七)、楼

《说文》云:重屋曰「楼」。《尔雅》云:陕而修曲为「楼」。言窗牖虚开,诸孔??然也。造式,如堂高一层者是也。

(八)、台

《释名》云:「台者持也。言筑土坚高,能自胜持也。」园林之台,或掇石而高上平者;或木架高而版平无屋者;或楼阁前出一步而敞者,俱为台。

(九)、阁

阁者,四阿开四牖。汉有麒麟阁,唐有凌烟阁等,皆是式。

(十)、亭

《释名》云:「亭者,停也。所以亭憩游行也。」司空图有休休亭,本此义。造式无定,自三角、四角、五角、梅花、六角、横圭、八角至十字,随意合宜则制,惟地图可略式也。

(十一)、榭

《释名》云:榭者,藉也。藉景而成者也。或水边,或花畔,制亦随态。

(十二)、轩

轩式??车,取轩轩欲举之意,宜置高敞,以助胜则称。

(十三)、卷

卷者,厅堂前欲宽展,所以添设也。或小室欲异人宇,亦为斯式。惟四角亭及轩可并之。

(十四)、厂

古云:因岩为屋曰「厂」,盖借岩成势,不成完屋者为「厂」。

(十五)、廊

廊者,庑出一步也,宜曲宜长则胜。古之曲廊,俱曲尺曲。今于所构曲廊,之宇曲者,随形而弯,依势而曲。或蟠山腰,或穷水际,通花渡壑,蜿蜒无尽,斯寝园之「篆云」也。予见润之甘露寺数间高下廊,传说鲁班所造。

(十六)、五架梁

五架梁,乃厅堂有过梁也。如前後各添一架,合七架梁列架式。如前添卷,必须草架而轩敞。不然前檐深下,内黑暗者,斯故也。如欲宽展,前再添一廊。又小五架梁,亭、榭、书楼可构。将後童柱换长柱,可装屏门,有别前後,或添廊亦可。

(十七)、七架梁

七架梁,凡屋之列架也,如厅堂列添卷,亦用草架。前後再一添架,斯九架列之活法。如造楼阁,先算上下檐数。然後取柱料长,许中加替木。

(十八)、九架梁

九架梁屋,巧於装折,连四、五、六间,可以面东、西、南、北。或隔三间、两间、一间、半间,前後分为。须用复水重椽,观之不知其所。或嵌楼於上,斯巧妙处不能尽式,只可相机而用,非拘一者。

(十九)、草架

草架,乃厅堂之必用者。凡屋添卷,用天沟,且费事不耐久,故以草架表里整齐。向前为厅,向後为楼,斯草架之妙用也,不可不知。

(二十)、重椽

重椽,草架上椽也,乃屋中假屋也。凡屋隔分不仰顶,用重椽复水可观。惟廊构连屋,或构倚墙一披而下,断不可少斯。

(二十一)、磨角

磨角,如殿阁??角也。阁四敞及诸亭决用。如亭之三角至八角,各有磨法,尽不能式,是自得依番机构。如厅堂前添廊,亦可磨角,当量宜。

(二十二)、地图

凡瓦作止能式屋列图,式地图者鲜矣。夫地图者,主匠之合见也。假如一宅基,欲造几进,先以地图式之。其进几间,用几柱著地,然後式之,列图如屋。欲造巧妙,先以斯法,以便为也。

◎屋宇图式

五架过梁式:前或添卷,後添架,合成七架列。

◎草架式

为厅堂前添卷,须用草架,前再加之步廊,可以磨角。

◎七架列式

凡屋以七架为率。

◎七架酱架式

不用脊柱,便於挂画,或朝南北,屋傍可朝东西之法。

◎九架梁,六柱式,前後卷式

此屋宜多间,随便隔间,复水或向东西南北之活法。

◎小五架梁式

凡造书房、小斋或亭,此式可分前後。

◎地图式

凡兴造,必先式新。偷柱定磉,量基广狭,次是列图。凡厅堂中一间宜大,傍间宜小,不可匀造。

◎梅花亭地图式

先以石砌成梅花基,立柱於瓣,结顶合檐,亦如梅花也。

◎十字地图式

十二柱四分而立,顶结方尖,周檐亦成十字。诸亭不式,为梅花、十字,自古伪造者,故式之地图,聊识其意可也。斯二亭,只可盖草。
 

《园冶》全文|图式

《园冶》全文|图式
 

四、装折 

凡造作难於装修,惟园屋异乎家宅,曲折有条,端方非额,如端方中须寻曲折,到曲折处环定端方,相间得宜,错宗为妙。装壁应为排比,安门分出来由。假如全房数间,内中隔开可矣。定存後步一架,余外添设何哉?便径他居,复成别馆。砖墙留夹,可通不断之房廊;板壁常空,隐出别壶之天地。亭台影罅,楼阁虚邻。绝处犹开,低方忽上,楼梯仅乎室侧,台级藉矣山阿。门扇岂异寻常,窗欞遵时各式。掩宜何线,嵌不窥丝。落步栏杆,长廊犹胜;半墙窗隔,是室皆然。古以委花为巧,今之柳叶生奇。加之明瓦斯坚,外护风窗觉密。半楼半屋,依替木不妨一色天花;藏房藏阁,靠虚檐无碍半弯月牖。借架高檐,须知下卷。出幙若分别院;连墙儗越深斋。构合时宜,式微清赏。

一、屏门

堂中如屏列而平者,古者可一面用,今遵为两面用,斯谓“鼓儿门”也。

二、仰尘

仰尘即古天花版也。多于棋盘方空画禽卉者类俗,一概平仰为佳,或画木纹,或锦,或糊纸,惟楼下不可少。

三、户槅

古之户槅,多于方眼而菱花者,后人减为柳条槅,俗呼“不了窗”也。兹式从雅,予将斯增减数式,内有花纹各异,亦遵雅致,故不脱柳条式。或有将栏杆竖为户槅,斯一不密,亦无可玩,如棂空仅阔寸许为佳,尤阔类栏杆风窗者去之,故式于后。

四、风窗

风窗,槅棂之外护,宜疏广减文,或横半,或两截推关,兹式如栏杆,减者亦可用也。在馆为“书窗”,在闺为“绣窗”。
◎装折图式
◎长槅式
古之户槅棂版,分位定于四、六者,观之不亮。依时制,或棂之七、八,版之二、三之间。谅槅之大小约桌几之平高,再高四、五寸为最也。
◎短槅式
古之短槅,如长槅分棂版位者,亦更不亮。依时制,上下用束腰,或版或棂可也。
◎槅棂式
◎户槅柳条式
时遵柳条槅,疏而且减,依势变换,随便摘用。
◎束腰式
如长槅欲齐短槅并装,亦宜上下用。
◎风窗式
风窗宜疏,或空框糊纸,或夹纱,或绘,少饰几棂可也。检栏杆式中,有疏而减文,竖用亦可。
◎冰裂式
冰裂惟风窗之最宜者,其文致减雅,信画如意,可以上疏下密之妙。
◎两截式
风窗两截者,不拘何式,关合如一为妙。
◎三截式
将中扇挂合上扇,仍撑上扇不碍空处。中连上,宜用铜合扇。
◎梅花式
梅花风窗,宜分瓣做。用梅花转心于中,以便开关。
◎梅花开式
连做二瓣,散做三瓣,将梅花转心,钉一瓣于连二之尖,或上一瓣、二瓣、三瓣,将转心向上扣住。


【继续点击阅读】
 
《园冶》下:铺地、掇山、借景...


次阅读